昨天一名在出生时即感染艾滋病病毒(HIV)的法国少女,在停止药物治疗12年后仍处在检测不出病毒的“未发病”状态,创全球首例。这一进展帮助引发了以治愈艾滋病为目标的一次最大规模的试验。

艾滋病人有望正常生活,这会是真的吗?

6月于温哥华进行的一次艾滋病会议上,研究人员讨论了该病例。根据艾滋病致病病毒HIV(人类免疫缺陷病毒)共同发现者、2008年诺贝尔奖得主弗朗索瓦丝·巴尔-西诺西(Francoise Barre-Sinoussi)的说法,这名法国少女出生时即被感染,此后一直接受治疗。在她大概6岁时,医生与她失去联络长达一年之久,之后她的父母出于不明原因中止了治疗。


当医生再度见到这个孩子的时候,与其他中止治疗的患者的常见情形不同的是,病毒并未在她的血液里大量出现。医生决定持续监视她的情况,如果病毒数量出现反弹就恢复治疗。目前她已经18岁,体内仍可以检测到病毒,但是病毒的状态并不活跃,因此不需要药物控制。


巴尔-西诺西表示,“显而易见的是,这个病例更进一步表明尽早接受治疗可以带来极大的好处。”


该少女的情况类似于2012年的一项研究中所描述的14名法国成年人:他们都在感染后不久即开始接受治疗,而在停止治疗后都未再出现病毒感染症状。上述病例预示了一种可能的控制艾滋病毒的新方法,避免终生服药带来的副作用以及费用问题。


研究者们当下的目标是在更大规模上复制上述病例的结果。他们称将在患者感染病毒不久后即开始治疗,力求将艾滋病毒迅速击垮;之后再中止治疗,观察病毒是否会重新出现。此项试验的领导者,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医学教授史蒂夫·迪克斯(Steve Deeks)说,计划于明年启动的该试验预计将花费约500万美元,参加试验的患者人数超过100名。


迪克斯说,“对于这些非常早就开始治疗的患者,我们最终会实现功能性的治愈。相对于常见的那些体内长久以来就已经存在大量病毒的患者,这些患者的治疗难度要低得多。”迪克斯说,在这项治疗试验过程中,他们将密切监视患者情况。如果任何一名患者的病毒数量出现反弹,他们就会立刻重启治疗。而试验结果最早也要在2018年才会产生。


迪克斯还介绍说,为了确证这种治疗手段的有效性,研究者们下一步需要做的是以某种可控的方式打断一批较大数量患者的治疗过程,然后观察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该项试验代表了艾滋病治疗方式的演变。在艾滋病出现的早期,大多数人一旦染病均会在两年内去世。而在特制的抗逆转录病毒“鸡尾酒”疗法于1996年获批上市之后,这种致命的传染病就变成了可以通过长期服药得到控制的一种疾病。早期的疗法要求病人每天多次服用好几种药,而类似吉利德公司的恩曲他滨(Atripla)这样的新药使得病人每天只服1片药即可。


葛兰素史克旗下的ViiV Healthcare分部正在开发每月只需服用一次的长效药物。与此同时,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的研究人员正在研究实验性的抗体,每年仅需注射2到3次即可激发人体免疫系统,以此控制艾滋病毒。上周六发布的一份小规模研究结果显示,此类抗体能够让体内病毒水平降低90%。


我们可以看到,随着治疗手段出现进展,研究者们开始敢于宣称即将实现艾滋病的治愈。我们也相信无论最终艾滋病病毒会以何种形式终结,艾滋病病人能正常生活的梦想,已经越来越接近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