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同性恋,艾滋病的聋哑人讲述感染艾滋病的经历
2018-07-15 16:49 浏览:109次 【

我们先来倾听一位拥有聋哑人、同性恋、艾滋病三重身份的朋友,他用手语分享自己的经历,呼吁大家关注性少数群体健康状况。我叫萧翎,从小我就意识到自己的不同,我和弟弟都是先天性聋人,家里辗转求医,耗尽积蓄依然无力回天,而这只是人生的第一道关卡而已。

一位同性恋,艾滋病的聋哑人讲述感染艾滋病的经历

2012年7月24,我去老家一家三甲医院检查性病,大夫怀疑我有HIV,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给我开检测HIV单子。抽血化验窗口护士态度不好,看到单子有“HIV“字样吓到了,大声叫我拿出身份证,旁边的人听到都吓跑了。这让我心里很难受,抽完血后护士没有告诉我什么时候出结果,我一整天都在医院等结果,但直到下班时间都没人理我。


第二天我又到医院,费了几番周折终于找到负责化验的大夫,但他不愿意和我面对面用笔交流,只能用手机互发短信交流,他说了一大堆话,“你拿着检验结果没用”,“你感染了我不负责治疗”,“你最好去疾控部门再做次复查”。


来到我们当地的疾控部门防艾科室,一位女医生给我复查,态度还可以,但不愿意与我共同使用一个笔交流,我就用另一支笔写下联系方式,然后回家等消息。


7月26日是我生日,那一天我接到消息:HIV阳性,这是一个很特别的生日礼物,让我承受无法想象的痛苦,当时感觉自己的一切都完了。姥姥刚去世没多久,我最担心害怕我母亲得知结果承受不了。但为了家人,我还是决定一定要好好活着下去。


过了一段时间,我再次来到疾控部门申请免费发药服药,但感觉防艾科大夫态度不太好,不愿意帮我申请,我只好回家。在老家等着下去不是办法,我又没工作,为了生计,我选择来到北京打工,听说可以从老家转关系到北京申请免费发药,我抱着希望走进北京某区疾控中心,工作人员态度很不错,热情接待,没有歧视我,帮我转关系解决发药问题,还安排去医院体检。


至今我仍坚持服药。


好在我母亲接受我是“同志”又是HIV感染者身份,今年我参加了彩虹中国主办的帕斯堤生命营活动,想让母亲了解我们这个感染者群体,我想给我母亲证明看,我活得很精彩,我不比别人差。


希望我母亲不用为我担忧,更不用为我以泪洗面。


下面我介绍一下个人观察到的聋人同性恋者对艾滋病的了解现状。


首先,聋人同性恋因为知识水平以及交流的问题,对艾滋病的了解并不多,一部分人甚至是一无所知。很多聋人同性恋不知道HIV病毒可以控制,认为艾滋病是绝症,治不好,而且会死人。在日常生活中,他们很少提及艾滋病,甚至大多人在没有检测HIV的情况下,自称“我没有艾滋病”。


因此总体来看,聋人同性恋防治HIV的意识不高,不知道怎样如何自己。


其次,多数聋人经济状况不如普通人,申请政府免费用药前需自费体检,有些聋人同性恋支付不起,而一直耽误治病。


分享今年我遇到的两位感染HIV的聋人同性恋的故事:第一位朋友在查出HIV阳性后没有专业的人告诉他相关知识,他认为艾滋病是一种令人可耻的病,为了面子他对家人和朋友隐瞒病情。由于缺乏抗病毒治疗知识,他盲目偏听偏信一些很贵的所谓药物,认为贵药就是好药,就可以治愈艾滋病,导致他最后免疫力下降,直至病倒去医院才得知病情已经发展很严重,不久就离世了。


另一位朋友是2014年8月确诊HIV阳性,但他因为一时无法筹集到2500元申请用药前的体检费用,治疗一直被耽误。他是一名打工者,经济压力很大,尽管找到了艾滋病与性病急救金小组,并且递交了身份证和银行卡复印件,但依然没能得到较好解决。


目前,我接触到的任何同志和关怀HIV阳性公益组织,还没有建立一个聋人或者残障同性恋小组,聋人同性恋所面临的问题,是多种身份所叠加的问题。我们不仅要面临同性恋的问题,也要面临聋人的问题。如果很不幸感染上HIV,我们还要面临第三种少数身份。


请不要,不要让聋人同性恋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去关心他们,去支持他们,让医疗体系更加理解我们聋人同性恋者,理解像我们这样需要帮助的人群。


以上讲述来自“健康中国:彩虹友善医疗计划”研讨会


更多阅读
  • 小野春(左)和西川麻实在东京的家中。 CHANG W. LEE/THE NEW YORK TIMES东京——今年4月,佐藤郁夫(Ikuo Sato)站在东京一个法庭上,向世界宣布自己是同性恋。在拥挤的庭审现场,他描述了自己作为一个年轻男性的焦虑

    浏览:204次 评论:6
    2019-12-13
  • 提起LGBT影片,如今已经是五花八门、层出不穷。不过这类影片,不管是《断背山》《月光男孩》这样的奥斯卡赢家,还是《阿黛尔的生活》《卡罗尔》这类欧洲奖项的宠儿,其实都属于独立电影或者文艺片的范畴。它们要么表

    浏览:1090次 评论:6
    2019-12-02
  • 我们想让你知道的是有许多支持同志的友善异性恋员工们和他们的同志同事们合作,争取资源、在内部成立相关正式社团或是组织,透过讲座、电影放映等方式让公司内部更认识同志并理解同志,不仅能减少职场上的霸凌或歧视

    浏览:145次 评论:6
    2019-12-02
  • 「最多香港人问我,为什麽台湾可以(平权运动走得前),香港不可以。我觉得最大差异是民主过程不同。台湾地区领导人是一票一票选出来,人民要往哪裡去,他没听下次就没他的份,或政党会兵败如山倒,像上次国民党在立

    浏览:165次 评论:6
    2019-11-26
  • 《台北物語》男星邱志宇在同志片《我的靈魂是愛做的》提名金馬獎最佳新演員獎,他的媽媽、姊姊一家人昨(25日)前往桃園特映會欣賞,然而他一直深拍家人不能接受片中男男全裸戲,害他超級緊張,沒想到媽媽看完電影,

    浏览:1508次 评论:6
    2019-11-26
  • 台湾高雄周六(23日)举行了一场名为「10年同游,你好吗?」的同志游行,近2万人挥舞彩虹旗、盛装装扮走上街头,由高雄文化中心出发,旨在呼吁政府修法,弥补同性婚姻法的不足。游行从周六日下午1时左右开始,人群出

    浏览:124次 评论:6
    2019-11-26
  • 2018年《誰先愛上他的》獲得多項金馬獎獎項;2017年《日常對話》拿下柏林影展泰迪熊獎【註】…… 在台灣電影文化中,同志片一直有著鮮明的重要性。從解嚴前到廿一世紀,台灣同志電影在歷史的推動下,呈現了相當特殊的

    浏览:147次 评论:6
    2019-11-25
  • 华人圈第一家同志书店“晶晶书库”创办人赖正哲从上世纪90年代末起,就开始参与和推动台湾同志平权运动。2012年,赖正哲走进北京胡同开咖啡馆,1700公里的彩虹路,他见证了两个城市的同志群像。华人圈第一家同志书店

    浏览:206次 评论:6
    2019-11-25